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都砸下重金投入到了蓝宝石生产的大业 中

发布时间:2019-05-12 11:35来源:未知点击:

  回顾奥瑞德借壳后的公告内容可以发现,到目前为止,借壳后的奥瑞德违规记录高达14条,违规内容从关联交易、信息批露、资金使用到被立案调查等等。

  2019年4月18日,奥瑞德(SH:600666)一纸《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更正公告》,再次给股市投资者扔下了一颗深水炸弹,公告内容显示,业绩更正后,奥瑞德不但2108年将亏损接近17亿元,并且追溯调整后,2017年度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也预计亏损0.24亿元左右。

  奥瑞德表示,鉴于公司或将对2017年度的财务数据进行追溯调整,且调整后净利润为负值,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若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也为负值,公司的股票将在2018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

  (一)受部分客户经营资金短缺的影响,公司对相关应收账款补充计提坏账准备26,800万元左右;

  (二)依据初步商誉减值测试结果,需补提商誉减值准备90,600万元左右;

  (三)根据初步测算,江西新航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度的业绩承诺未能实现,需要补偿公司52,800万元左右,该项补偿计入公司营业外收入;

  (四)2018年末部分库存商品热弯机系以前年度生产,其技术相对落后,经与评估公司及本公司销售部再次沟通,公司对相关的存货跌价准备增加计提9,900万元左右;

  (五)公司预计新增与安徽省金丰典当有限公司的或有负债10,500万元左右,导致公司需计提相关损失;

  (六)由于公司新增与安徽省金丰典当有限公司或有负债增加财务费用1,800万元左右;

  (七)公司部分销售事项在2018年底尚未达到销售确认条件,调减利润8,300万元左右。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条是在其他风险提示中,奥瑞德表示,经自查,公司2016年度、2017年度或存追溯调整事项,2016年度原归母净利润46,531.88万元,预计追溯调减13,900万元左右,预计追溯调整后的归母净利润为32,631.88万元左右;2017年度原归母净利润5,505.49万元,预计追溯调减7,900万元左右,预计追溯调整后的归母净利润为-2,394.51万元左右。

  而此前奥瑞德已经发布公告,公司实控人夫妇左洪波、褚淑霞,因上海鼎柏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鼎柏”)与左洪波、褚淑霞合同的纠纷,上海鼎柏向上海金融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公司控股股东左洪波所持233,223,515股股份,褚淑霞所持奥瑞德157,483,093股股份的股票被轮候冻结。

  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控股股东左洪波持有奥瑞德股份233,223,515股,占奥瑞德总股本的19.00%,累计冻结(轮侯冻结)的股份为233,223,515股,占其持股总数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19.00%。褚淑霞持有奥瑞德股份157,483,093股,占奥瑞德总股本的12.83%;累计冻结(轮候冻结)的股份为157,483,093股,占其持股总数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12.83%。公司控股股东左洪波、褚淑霞夫妇被执行司法冻结(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累计超过其实际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数。

  另外因为一笔8000万元的短期借款,以及涉及与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北新支行,自然人朱丽美、王悦英等的债务纠纷,总金额达数亿元,奥瑞德的子公司奥瑞德有限,以及多家孙公司的股权因相关诉讼被冻结,左洪波、褚淑霞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奥瑞德2015年借壳西南药业,此后公司主业从医药变更为从事蓝宝石晶体材料及装备的研发、生产、制备与销售等。

  回顾奥瑞德借壳后的公告内容可以发现,到目前为止,借壳后的奥瑞德违规记录高达14条,违规内容从关联交易、信息批露、资金使用到被立案调查等等。

  苹果手机在iPhone 4双面玻璃机身手机取得了重大成功后,也由于双面玻璃机身所引发的大量机身破损售后、玻璃盖板

  的配合度不足等原因,苹果与GT公司一起在美国本土建设了大型的大尺寸蓝宝石生产基地,以图从原材料到生产都由苹果自己掌控,来避免再次被供应商挟持。

  在苹果的推动下,中国内地和台湾地区都掀起了一股蓝宝石投资热,其中中国内地市场,由于受限于行业知识缺乏与技术水平落后的原因,更是把蓝宝石概念推向了全球高潮。

  所以行业除了GT外,中国国内的蓝思、伯恩、天通等企业,都砸下重金投入到了蓝宝石生产的大业中。奥瑞德也是在那个时候,以蓝宝石概念炒作借壳西南药业,在资本市场上疯狂拉升股价吸金。

  不过后来大家也知道,苹果的造蓝宝石行动最终由于环境污染被当地抵制、产品本身品控不力、以及生产效率低下,生产成本高昂等原因不得不取消,最后除了把设备垃圾让蓝思、伯恩拉到中国国内消化掉外,只留下了一堆建筑垃圾在当地。

  苹果终止蓝宝石大业后,中国国内的蓝宝石产业也迅速垮塌。不过由于信息不对称的原因,国内的蓝宝石厂家仍然以智能穿戴、LED等概念继续炒作。奥瑞德也一样,没有蓝宝石业绩支撑,就拿重组概念继续讲故事,收购了同样没有什么生意的蓝宝石加工设备厂商新航。

  一下子蓝宝石概念的接盘侠们又得以重新打满了鸡血。奥瑞德也一样,适时的推出3D玻璃热弯机,并且在行业都还没有什么进展的情况,对外宣布不到半年就一下子销售了600台,而当时中国国内除了三星的设备外,全行业总共加起来的数字,也才一百台不到。

  从目前的行业现象来看,3D玻璃盖板在终端市场上好象还在炒作,然而从李星在行业中了解到的信息显示,中国国内从来就没有哪个企业在3D玻璃盖板业务上赚到过钱。

  原来李星核算下来,保守估计行业生产每片3D玻璃盖板,至少会亏损10元人民币左右;但李星从2018年行业的亏损数字上来看,生产每片3D玻璃盖板所带来损失,可能是10元人民币的几倍以上。

  事实上如果从物理参数特性与量产工艺特点上来看,作为结构件的蓝宝石也好,还是3D玻璃也好,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智能手机这个行业里,因为它们在性价比上实在差得太远。

  特别是作为结构件研发出来的蓝宝石生产工艺,到现在都还没有能满足智能手机盖板的技术需求,而这种工艺生产出来的东西,甚至用在智能穿戴等小尺寸

  至于说不拿来做结构件,就拿来制造LED基片那更是一个笑话,因为从成品的材料纯度上,就没办法满足。

  所以现在你可以看到传统生产蓝宝石LED基片的企业,可以提供产品给可穿戴设备盖板使用,却还没有哪家做蓝宝石盖板的企业转型做LED基片成功了。

  仅管中国内地正在力推物联网概念,很多少又在把蓝宝石、3D玻璃之类的产品往物联网设备上靠,以图在资本市场上能继续狂奔几步。然而由于没有真正的产品销售业绩支撑,故事可以继续讲,财务报表调整却有限度。

  奥瑞德在资金爆出问题后,财务报表上的数据也少了很多腾挪的空间,几经追溯,前面报表上的利润也终于一日之内全部亏光。而实际上,奥瑞德从借壳的业绩承诺开始,就没有一项事务是完成了的。

  奥瑞德借壳完成后,报表上2015年~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01亿元、4.65亿元和0.55亿元,这三年公司合计净利润约8.21亿元。此次奥瑞德2018年预计的亏损额度约17亿元,因此其前三年合计净利润也就成了一个毫无意义的数字。

  为护住近2亿AMOLED苹果手机订单,三星拟开发屏下摄像头显示技术退敌

  19年5月了,公司的屏下光学有商用吗?拿什么保证对兆易创新的业绩承诺?!...

  笔者只是想帮思立微宣传广告,但思立微的产品的确不行,OPPO R17型号手机采用了思立微的屏幕指纹产品令OPPO损失惨重,立马停止使用。然后0PPO马上改用汇顶科技的产品屏下指纹方案,才让损失减少,OPPO从今以后的手机指纹方案都采用汇顶的屏幕指纹方案,从国內国外都没有手机厂商敢用思立微的产品就可以正明一切,是最响亮的声音,请笔者编辑不要误导投资者。...

  还说什么重大突破,只是样板机而已,离量产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效果,解锁速度,支付安全等都是未知数,一个从未在手机指纹识别做过量产的公司,谁又敢拿自己的牌子去做实验呢?这应该是慢慢长路的过程吧。而汇顶科技总经理张帆在2019年4月14日业绩发布会上明确说了,汇顶科技研发的LCD屏下指纹可以在2019年第4季度商用量产,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2018年1月敦泰也说是全球首发LCD屏下指纹方案,笔者怎么厂商说什么就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