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集中关注了女人和水的复杂关系

发布时间:2019-05-17 18:04来源:未知点击:

  格莱斯顿画廊(纽约,布鲁塞尔)于1980年创立于美国纽约曼哈顿,目前在全球拥有4个空间,分别位于美国纽约与比利时布鲁塞尔,是国际艺术界的最为权威的画廊之一。在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上,格莱斯顿画廊代理的多位艺术家参展。其中,郑曦然、西普里安恩·盖拉德、卡梅隆·詹米、罗斯玛丽·特洛柯尔以及安妮卡·易等五位艺术家参与由拉尔夫·鲁戈夫策划的主展“但愿你活在有意思的时代”。与此同时,画廊代理艺术家施林·奈沙及菲利普·帕雷诺也将同期参加于威尼斯举行的平行展览。

  年轻艺术家郑曦然在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将呈现最新系列创作《BOB (Bag of Beliefs)》。巨蟒“BOB”诞生于人工智能技术,它能够不断地接收、感受周遭环境的变化,也可以基于和观众的互动以及自主进行的解读工作,不断学习、演变。“BOB”的诞生进一步发展了郑曦然在创作中惯常使用的模拟技术手段,并聚焦于个体处理意外状况的能力,或称期待与感知之间的主观区别。同时,艺术家一系列名为《Life After BOB》的灯箱作品将于双年展上进行首次展出,以理论漫画的方式解释了BOBde诞生历程。展览期间,由郑曦然亲手绘制的“BOB”限量版漫画也将于双年展的书店进行售卖。

  法国艺术家西普里安恩·盖拉德将在此次威尼斯双年展中,呈现一部以纽约市哈德逊河中的废弃地铁车厢为主题进行创作的全新电影作品。在纽约, MTA地铁废弃的车厢会被放置进哈德逊河中,这样的废弃车厢会成为类似人造珊瑚礁的存在,作为河中生物生活的新生态空间,以维持哈德逊河中生物的生态平衡与循环生长。这部电影即是在这样的场景中展开的。

  除此之外,盖拉德还将呈现一件新的全息成像作品。这件作品的画面来源于德国达达与超现实主义代表艺术家马克思·恩斯特创作于1937年的著名绘画作品《超现实主义的胜利》,讲述了当时在欧洲蔓延的混乱局面与法西斯主义带来的毁灭性伤害。盖拉德用当代科技重现了这幅经典的画面中恐怖、夸张的人物形象,使平面的形象变得更加生动逼真,为观众提供了以更加深入的角度重释经典的可能。

  艺术家卡梅隆·詹米将在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上呈现一系列手工雕刻面具作品及由手工制作的陶瓷面具作品。在詹米的创作中,作为主题及隐喻的面具一直是其重要的创作线索之一。他的创作聚焦那些能够揭露社会潜藏面貌的边缘现实及业余手工创作等现象,对于城郊文化、民俗仪式、社会中隐晦及魔幻元素的持续关注既是感性而富有同理心,同时也是理性而富有批判分析意味的。

  在三十多年的创作生涯中,罗斯玛丽·特洛柯尔一直在挑战不同风格的创作,批判性地探索了艺术的再现意义,并通过实践探索了意义的人为构成属性。她的实践包括纸上作品,“针织绘画”,雕塑和表演。她的作品不属于某种特定风格,但在其长期创作中可见几个共通的主题,比如性、工艺和机械化在艺术中的属性,以及包含她对人种志和科学研究的痴迷。艺术家常将创作材料从其原有语境中剥离,再通过其创造充满未知与幽默感的不同媒介作品。在此次展览中,特洛柯尔将呈现名为《Cluster》的全新装置作品。这个大型平面装置作品融合了其不同时期的多幅图像,反映了艺术家多年来所有艺术实践的内在联系和有机统一。

  另一位格莱斯顿画廊代理艺术家安妮卡·易也参与了威尼斯双年展,她的作品在威尼斯绿园城堡中心展馆及军械库展厅展出。这两件装置作品共同讨论了人类及其他物种在极端环境及科技变迁过程中发生的演化与转变。这一主题与威尼斯的独特生态系统尤为相关。多年来,威尼斯饱受压力,必须不断整治海洋污泥及废料,环境与人类的未来都充满危险。而易则在其艺术作品中为城市的未来指示了一种可行、多变的共存共发展路径。

  曾参与第46与48届威尼斯双年展、并于第48届双年展中获得金狮奖的画廊代理艺术家施林·奈沙将参加于Mare Nostrum举行的展览“艺术家的创造尺度必须和社会的毁灭尺度相符”,展览将展出73位国际艺术家与气候变化时代环境危机状况息息相关的作品。奈沙创作于2016年的影像作品《Sarah》也将出现在展览之中。这件作品创造了一种实体及情感景观,集中关注了女人和水的复杂关系。伴随展览进行的还有跨学科项目“1001个生存故事”,其中包括大量与艺术家、科学家、作者进行的对谈,音乐演出以及诗歌朗诵等活动。

  作为威尼斯双年展的常客,曾参与第45、46、50、52、54、56、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的法国艺术家菲利普·帕雷诺将于路易威登威尼斯Espace文化艺术空间举行个人展览,展览将于5月11日开幕,持续至11月24日。此次展览将展出帕雷诺的全新装置作品,展现了其对于微生物的叙事及长期发展演变历程的持续探索。帕雷诺的最新创作充满未来感,将生命的脉动带入展览空间内,为观者和当地语境添加了一种独特的互动关系,创造了一种全新的体验。艺术家鼓励观众以此重新理解理性,并对既有权力体系做出抵抗。